<var id="jhzpz"><video id="jhzpz"><thead id="jhzpz"></thead></video></var>
<var id="jhzpz"><strike id="jhzpz"><thead id="jhzpz"></thead></strike></var><cite id="jhzpz"><video id="jhzpz"></video></cite>
<menuitem id="jhzpz"><ruby id="jhzpz"><th id="jhzpz"></th></ruby></menuitem>
<cite id="jhzpz"><span id="jhzpz"><menuitem id="jhzpz"></menuitem></span></cite>
<var id="jhzpz"></var>
<cite id="jhzpz"><video id="jhzpz"><thead id="jhzpz"></thead></video></cite><var id="jhzpz"><video id="jhzpz"></video></var>
<cite id="jhzpz"></cite>
<cite id="jhzpz"></cite><cite id="jhzpz"><video id="jhzpz"></video></cite>
<var id="jhzpz"><strike id="jhzpz"><thead id="jhzpz"></thead></strike></var>
<var id="jhzpz"><video id="jhzpz"><listing id="jhzpz"></listing></video></var>

“軸”哥加油記

2021-07-07

夏日的清晨,萬籟俱寂,東邊的地平線泛起的絲絲亮光,小心翼翼地浸潤著淺藍色的天幕,一縷微光打在鍋爐房轟鳴運轉的磨煤機,也映照在了大唐華銀攸縣能源有限公司發電部調試專責李顥的臉上,新一天的“軸”記拉開了序幕。

一個手電,一個“萬能包”,這便是李顥這段時間隨身攜帶的“裝備”了。破舊的萬包里躺著一個沾滿油漬的筆記本,上面密密麻麻地記錄著各個設備加油的時間,除此之外,萬能包里還裝著生銹的鉗子、漏斗、活動扳手、抹布,它們已經多次見證了李顥那股一如既往的“軸勁”。

這不,剛從發電部領了“加油專工”的新任務,李顥便急不可待地開始了對設備油位的巡視工作。

“磨煤機大齒輪噴淋油裝置油位近一周無明顯變化,每周兩次的加油周期明顯延長,是不是哪里出問題了?”李顥仔細檢查著2號機C磨煤機的油位情況,心里卻犯起了嘀咕。隨后,他又來到1號機查看磨煤機大齒輪噴淋油裝置油位情況?!癊磨油桶內的油怎么少了這么多?噴淋油耗用量相同的運行時間下比2號爐C磨要多很多,難道設備出故障了?”李顥拉住了剛好經過的同事,討論起剛剛發現的“疑惑”。

“兩臺機組設備難免存在差異嘛,應該沒多大問題?!蓖碌囊环挷⑽创蛳铑椀摹耙蓱]”。

“可不能大意了,小小的問題說不定就會引發重大事故,一定得弄清楚?!彪S即,李顥調取1E、2C磨煤機運行歷史記錄,“運行時間都是5天,為什么兩臺磨煤機大齒輪噴油量會存在較大差異呢?”在兩臺機組磨煤機之間來回穿梭的李顥,一邊仔細查看磨煤機大齒輪噴淋油裝置的運行情況,一邊思忖著導致兩臺磨煤機出現油耗差異的癥結。

身形圓潤的李顥索性爬上磨煤機開啟了“全面檢查”模式,他掏出手機秒表反復記錄著兩臺大齒輪噴淋裝置噴油時間間隔,伴隨著機器的轟鳴聲,悶熱的磨煤機區域令人感到窒息,豆大的汗珠沿著臉頰和著安全帽的繩帶緩緩流下……來不及擦去臉上的汗珠,李顥迅速將發現的問題匯報當班值長,聯系設備管理部進行檢查。

經過各部門的通力合作,最終發現了噴淋油管堵塞的情況,檢修隨即對2號機C磨煤機大齒輪噴淋油管進行疏通。至此,2C磨大齒輪加油周期恢復正常,確保了磨煤機運行期間的安全運行。同時,設備管理部對1號機E磨煤機大齒輪噴淋間隔時間進行調整優化,在確保噴油裝置正常運行的同時耗油量顯著下降,大大節約了油量的消耗。

“好在有李顥這股‘軸’勁,刨根問底,才能及時發現問題,噴油裝置不正常對大小齒輪起不到潤滑作用,將增大齒輪間的摩擦,使軸瓦溫度持續升高,嚴重還會損壞設備,燒壞磨煤機,影響機組安全穩定運行?!睓z修師傅細數起噴油裝置不正常的影響,仍是心有余悸。

“他遇到任何事都要打破砂鍋探到底,可正是這股勁,才讓他把手頭上每個細微工作都做到極致,我們不缺把工作做完的人,缺的是像李顥這樣把工作做好的人?!?該公司發電部主任黃登波也連聲夸贊李顥身上的那股“軸勁”。

聲明:轉載此文是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來源標注錯誤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權益,請在30日內與本網聯系,我們將第一時間更正、刪除,謝謝。
來源:中國大唐集團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