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jhzpz"><video id="jhzpz"><thead id="jhzpz"></thead></video></var>
<var id="jhzpz"><strike id="jhzpz"><thead id="jhzpz"></thead></strike></var><cite id="jhzpz"><video id="jhzpz"></video></cite>
<menuitem id="jhzpz"><ruby id="jhzpz"><th id="jhzpz"></th></ruby></menuitem>
<cite id="jhzpz"><span id="jhzpz"><menuitem id="jhzpz"></menuitem></span></cite>
<var id="jhzpz"></var>
<cite id="jhzpz"><video id="jhzpz"><thead id="jhzpz"></thead></video></cite><var id="jhzpz"><video id="jhzpz"></video></var>
<cite id="jhzpz"></cite>
<cite id="jhzpz"></cite><cite id="jhzpz"><video id="jhzpz"></video></cite>
<var id="jhzpz"><strike id="jhzpz"><thead id="jhzpz"></thead></strike></var>
<var id="jhzpz"><video id="jhzpz"><listing id="jhzpz"></listing></video></var>

精益求精 步履不停

2021-06-19

惠蓄電站下水庫庫岸護坡。(惠蓄公司供圖)

惠蓄公司500千伏開關站設備檢修、繼電保護改造黨員突擊隊。(惠蓄公司供圖)

惠蓄公司運行中心值長劉春林與檢修人員核對現場安全措施。(惠蓄公司供圖)

誕生在廣東省惠州市博羅縣象頭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惠州抽水蓄能電站——這座目前世界上一次性建成、裝機容量最大的抽水蓄能電站,在蒼翠欲滴的青山綠水映襯下,紅艷似火的鳳凰花恰如杜甫的詩句:“山青花欲燃”。

作為南方電網公司成立后建造的第一座抽水蓄能電站,從2011年5月底全面建成投產至今,10年過去,惠蓄電站儼然是公司堅持低碳、綠色、可持續發展的縮影。

從高位起步,它在抽水蓄能機組國產化領域率先邁步,人才輩出的同時,以持續穩定的綠色動能提高粵港澳大灣區電網可靠性和西電東送效益,為區域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和“雙碳”目標實現提供堅強保障。

刷新建設紀錄

抽水蓄能電站國產化邁上新臺階

“廣蓄電站建設時全由外國人主導,電站建成投產后的第一任廠長也由外國人擔任,我們參與新站建設,就決不能讓‘情景再現’!”惠蓄公司副總工程師方日亮說。

作為我國首批通過打捆招標引進國外抽水蓄能技術的依托項目,惠蓄電站肩負起抽水蓄能機組設備國產化第一步的重任。抱著干事業的決心,從2003年開始,一批經驗豐富的技術骨干從廣州抽水蓄能電站(以下簡稱“廣蓄電站”)來到惠蓄電站的施工現場。

2009年到2010年,惠蓄電站進入機組安裝調試的高峰期。當時,機組并網甩負荷試驗、水泵并網試驗等均對電網影響較大,調試往往安排在半夜或飯點進行,雖說時間安排已如此“磨人”,但調試遇到的各式各樣問題給參與調試的人們帶來了更大的挑戰。

負責惠蓄電站設備安裝調試的廠家是法國某公司,該公司曾為世界上25%的發電裝機提供設備和技術支持。而當時國內國產化抽水蓄能設備的建造未成體系,相關技術積累還處于起步階段。文化的差異加上技術水平的落差,最初在圍繞調試問題開展溝通時,該公司的技術人員態度強硬且傲慢。

“我們提出的改進建議,廠家都不予接納。而且每當調試存在爭議,他們往往搬出法國的標準或者自身的標準作為判定依據?!爆F任惠蓄公司副總經理的董超回憶道。

作為業主方而處在被動地位,在設備調試方面有勁使不上,多少讓電站的技術人員感到憤懣不平。但技術領域,只有專業人員才有話語權。

行有不得,反求諸己。電站的技術人員很快反思自身工作思路和溝通技巧上的短板,發奮提升自身專業技術能力水平,仔細查閱國際通行標準,并結合實際需求重新修訂調試方案。后來他們提出的建議,每條都有國際標準可依,邏輯嚴密且均有典型案例作支撐,法國的技術人員終于表示接納和認可。

漸漸地,電站業主方開始掌握主導權,從設備的設計到制造材料的選擇,從制造工藝到安裝調試的思路,他們對涉及到設備安全的每項細節嚴苛把關。正是由于對機組很多原有技術缺陷的及時跟蹤與處理,惠蓄工程建設質量得到保證,工期也大大縮短。

2009年,惠蓄電站4臺機組投產,2010年3臺機組投產,2011年最后1臺機組投產,“惠蓄速度”不僅刷新了當時抽水蓄能電站的建設紀錄,也標志著大容量抽水蓄能國產化機組正式開始服役。

自主化、國產化并非一帆風順,隨著建設投產,對機組質量及運維水平也提出了多重考驗。抽水蓄能電站以調峰調頻為主業,為電網提供緊急事故備用等功能,當電網安全穩定受到威脅時,抽水蓄能機組必須確保在第一時間“開得起、停得下、調得出”,為電網提供堅強保障。這對機組的可靠性、穩定性提出了很高要求,特別是像惠蓄這樣的大容量抽水蓄能電站。

提高設備穩定性永遠在路上,為了更好地承擔起電網“安全衛士”的職責,2014年至2015年,惠蓄電站的運行人員開始對機組的控制回路進行梳理,完成了1300多條回路的優化改造,以至于后來法國公司的技術人員回訪時,都驚訝于這“脫胎換骨”式的自主改造。

回路改造完成的第二年,惠蓄電站非計劃停運小時數比2015年降低了309小時。以生產指標多年平均值為例,2016年至2020年的等效可用系數比2011年至2015年提高了5%,跳機次數降低了65%,強迫停運率降低了85%,非停次數降低了64%,非計劃停運小時數降低了42%。在2016年和2017年,惠蓄電站連續兩年實現“零跳機”。

10年來,惠蓄電站精益求精,步履不停,相繼涌現出340余項創新成果,在設備設計、制造、安裝、運維、檢修、管理等方面積累了大量的自主化、國產化寶貴經驗,為調峰調頻公司后續抽水蓄能電站建設提供了重要借鑒。據了解,目前在抽水蓄能機組成套開關設備、計算機監控系統研發以及勵磁系統、SFC等關鍵技術國產化研究與應用取得重要突破。

人人走上講臺

為南方五省綠色事業注入人才活水

2017年,惠蓄公司運行中心值班主任王斌借調至海南瓊中抽水蓄能電站(以下簡稱“海蓄電站”)擔任生產籌備部主任,為新電站的運維提供技術支持。在新建設的海蓄電站,當設備移交后,他帶領運行人員做的第一件事是打掃廠房、清潔設備,然后用護欄把它們圍起來,給每一臺設備的每個部件都貼上標簽。

“只要是移交到我們手里的設備,就要把它照顧好?!弊鲈O備主人的意識深入王斌腦海,當時標識牌沒有到位,他總是用A4紙打印出來,數萬個零部件的標識一張張裁剪好,用塑料袋“過塑”,再貼到對應部件上。

2009年來到惠蓄電站時,王斌還是新入職的員工,辦公室里“永不下線”的老員工令他印象深刻?!坝星拜呑霭駱?,廠里‘比學趕超’的氛圍非常濃厚,除了到現場跟蹤設備安裝外,大家還自覺在辦公室里學習,不分晝夜,偶爾活動一下,又一頭扎進設備相關資料的研究和學習,非常擔心落后于人?!蓖醣笳f。

當時鞭策新員工成長的還有“人人走上講臺”和“設備主人制”:21個系統分配到個人,一人負責一個設備,到了晚上,便輪流上臺分享學習心得。

只是,沒有人知道臺下的領導、老師傅會提什么問題,而且他們對備課質量要求極其嚴格。不少親歷者都記得,曾有人講解設備的SFC系統,在臺上被“逼問”急得哭了出來。

王斌表示,自己當年也被訓得很慘:“你得在臺上扛過一連串的追問,啞口無言的窘迫會讓你在下次準備時學會從一個點擴展到整個系統的細枝末節,提醒你在工作時永遠多想一層?!?/p>

十年樹人,從惠蓄電站到海蓄電站,這位廣東省“五一”勞動獎章的獲得者早已從學徒成長為師傅,工作有條理,遇事先分析,再不會腦袋空空、兩手空空就趕到現場。身份的轉變,讓王斌在從容擔責的同時愈加感念、認可惠蓄電站的人才培養模式。

到任海蓄電站后,他也讓新員工“認領”設備,帶著他們查詢資料,把多年運行經驗傾囊相授,一如當年惠蓄電站領他入行的老師傅們。如今4年過去了,王斌帶的徒弟里,年紀最小都已經擔任運行班組的值長,還有一人調至海南文昌燃氣—蒸汽聯合循環電廠任職。

作為南方電網公司成立后建設的第一座抽水蓄能電站,迄今為止,惠蓄電站已累計向外培養輸送了190余名優秀技能管理人才,為南方五省區的綠色事業注入源源不斷的人才活水。

在后來投產的清遠抽水蓄能電站、深圳抽水蓄能電站、海南瓊中抽水蓄能電站、海南文昌燃氣—蒸汽聯合循環電廠,以及目前在建的梅州抽水蓄能電站、陽江抽水蓄能電站,都不難發現惠蓄人獨當一面的身影。

心系綠水青山

高質量服務“雙碳”目標

2011年11月,惠蓄電站5號機組球閥無法開啟。經過多輪的故障排查以及與廠家多次溝通,電站運維人員定位軸套故障所致,這是在世界水電歷史上都未曾經歷過的故障,不得不停運檢修作最終確認。

“不能讓設備帶病運行,造成更大的安全隱患?!睍r任惠蓄電廠副廠長的姬長青沒有多想,立馬拍板并主持開展相關工作。

球閥軸套更換需要排空上游水道,影響工作面大,而且工期緊、工作點多、現場人員多且雜,姬長青一方面組織檢修部門提前開展作業指導手冊編制、特殊工裝制造、材料準備等相關工作,召集技術人員進行技術攻關。另一方面,安排安監部門對現場不間斷巡回檢查,確保安全作業。2013年初,惠蓄電站順利完成A、B廠球閥軸套更換工作,總體工期節省了近三分之一,為電站日后的安全運行奠定了基礎。

“多做一點,惠蓄更好”,這種安全為上、勇于承擔、務實高效的工作作風如今已內化為惠蓄公司的文化實踐主題。截至今年5月31日,惠蓄電站已連續保持安全生產4885天。這個數據背后,體現的是惠蓄人把安全責任厚植于心,人人躬身踐于行。

近年來,粵港澳大灣區經濟高速發展,對電力供應提出更高要求,惠蓄機組的利用小時數也不斷上升。以今年1—5月的數據為例,惠蓄電站開機次數比去年同期增長了25%,上網電量比去年同期增長了12%。作為廣東電網的重要調峰調頻電源,惠蓄電站在維護電網穩定性方面發揮的作用越來越明顯。

肩擔光明使命之余,惠蓄電站同樣心系綠水青山。截至2020年年底,惠蓄電站累計發電電量213.95億千瓦時,相當于節約標準煤262.95萬噸,減少二氧化碳排放2133.09萬噸,減少二氧化硫排放64.19萬噸,減少粉塵減排量581.95萬噸。作為西電東送重要配套工程,累計抽水電量268.63億千瓦時,充分利用西部水電低谷電量,有效助力綠色清潔能源消納。

隨著碳達峰、碳中和目標推進,在建設新型電力系統中,新能源占比將不斷加大,并逐步占據主導。為了更好地服務新能源大規模并網,今年5月,南方電網公司發布《南方電網公司建設新型電力系統行動方案(2021—2030年)白皮書》,明確提出“十四五”和“十五五”期間,將分別投產500萬千瓦和1500萬千瓦抽水蓄能。調峰調頻公司以抽水蓄能的建設、運營作為主營業務,持續發揮在抽水蓄能的專業優勢和管理優勢,服務大電網安全,力促新能源的消納。當前,梅州、陽江等項目正在爭分奪秒建設,南寧、肇慶、惠州中洞等項目前期正在緊鑼密鼓推進,廣東茂名電白、清遠英德、廣西欽州、貴州黔南等多個項目取得政府支持認可,調峰調頻公司將推進更多的抽水蓄能電站的建設,以持續穩定的綠色動能主動融入和服務南方電網新型電力系統建設,提高粵港澳大灣區電網可靠性和西電東送效益,為區域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和“雙碳”目標實現提供堅強保障。

“高比例可再生能源和高比例電力電子設備的‘雙高’發展趨勢給電網安全穩定運行帶來挑戰,而抽水蓄能電站作為電網的穩定器、調節器、平衡器,將扮演越來越重要的角色?!被菪铍娬军h委副書記藍勝表示,未來,惠蓄電站將緊跟南方電網公司的發展步伐,繼續發揮在抽水蓄能行業的專業優勢和管理優勢,持續“涵養一方水土,守護一方電網,保衛一片藍天!”

南網傳媒全媒體記者 包莉婷 通訊員 李健超 胡澤炎 廖書長

■ 十年大事記

第一階段:工程建設

1997年1月

廣蓄公司研究決定“同意開展博羅蓄能電站的預可行性研究階段的前期準備工作”。

2004年12月

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核準工程開工。

2005年1月

電站主體工程開工建設。

2008年1月

惠州蓄能水電廠正式成立。

2009年5月

首臺機組投產發電。

2009年6月

從廣蓄公司分離,成立惠蓄公司。

2011年1月

納入南方電網公司特大型企業管理。

2011年5月

8臺機組全部投產運行。

第二階段:經營管理

2014年9月

開展生產領域的創先。

2014年11月

安全生產風險管理體系外審首次獲得4鉆認證。

2018年10月

電站完成竣工驗收。

2019年10月

安全生產模式改革,檢修業務剝離。

>>延伸閱讀

政企共攜手 移出新生活

一排排整齊美觀的四層樓房、家家戶戶門前的別致小院、有序停放的小汽車、干凈整潔的道路,還有黨群服務中心、農家書屋、村級交易市場、衛生站、休閑廣場、籃球場……走進占地約10萬平方米的惠州市博羅縣羅陽鎮寨頭移民村,這里生活的便利程度和基礎設施的完善程度,可以媲美市區里的許多大型住宅小區。

村口沿街處,政府和電站利用回撥地補償款為村集體建設的臨街商鋪被搭建的腳手架包圍。優越的地理位置,兩層共40間商鋪已經供不應求,為了給集體增收,樓層加建的施工正熱火朝天地進行中。

2006年1月,由于惠州抽水蓄能電站的建設需要,礤頭村301戶村民共1210人搬遷到這里。在地方政府和電站的共同幫扶下,村民不僅早早摘掉了貧困帽,還過上了過去難以想象的好日子。

“現在村里有衛生站,馬路對面就是社區醫院,縣醫院距離我們這也才七八公里。以前村里大病小病都靠赤腳醫生,生孩子找接生婆,遇到難產的要去醫院,還得找大卡車幫忙。旱天沙塵滿天飛,要是遇到雨天,孕婦得在爛泥路上顛簸三四個小時才能獲得救治?!苯衲?9歲的村民黃繼歡表示自己“最有發言權”,挪出窮窩,是黃繼歡和村里的同齡人渴望已久的事情。

20多年前為了幫補家計,他早早輟學離家打工。因為窮,村里的年輕人出去打工后回來都會質問村里的老人:“為什么老祖宗要把家安在這山溝溝里面?”

同樣因為窮,村里的老人只用更老一輩的說辭來“安慰”他們:“什么時候水打石磨上了范家田,我們就有好日子啦?!?/p>

沒有人知道,建村約450年歷史的礤頭村,從什么時候開始流傳這句話。那時村子在山坳坳里,范家田在山上,“水打石磨上范家田”意味著水要倒流,這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沒想到隨著電站選址在我們老家,傳言真的應驗了?!秉S繼歡高興地說,“如今人人安居樂業,我們村也從礤頭村改名為寨頭村?!?/p>

移民新村建在縣城周邊,附近廠企眾多,村民找一份四五千元收入的工作不是難題,就算就業有困難,也有蓄能路的保潔工作及電站為村民優先提供的后勤崗位作為退路。不僅如此,惠蓄電站為全村一次性支付了15年被征地農民社保,解決了村民的后顧之憂。

當初舉村搬遷,村民最看重下一代的教育問題。記者走訪時發現,移民新村附近有3所優質小學可供村里的適齡兒童入讀,其中最近的一所與村子僅一墻之隔,初中、高中都在不遠處。

“以前在老家,村里的學校連窗戶都沒有,一下雨就得停課,教室里面淹水呀?!贝迕顸S繼歡表示。由于中學離家遠,很多人讀到初中就不愿再讀下去。移民新村落成后,惠蓄電站設立了50萬元的教育資金,15年來先后資助了超過170名學生。黃繼歡告訴記者,他的大女兒也曾是教育資金的資助對象之一,現在已是某高校的在讀研究生了。

聽說有惠蓄電站的人來了,70歲的村民黃勝年把記者一行人邀進家里,遞上剛沖泡好的熱茶,茶香沁人心脾?!耙菦]搬出來,我說不定還在田地里倒騰,哪能種出這么好的茶葉,還有閑暇時光在午后嘆茶?”黃年勝說道。

他指指自家和村里其他人家一樣高的四層樓房,“自住兩層,另外兩層用來出租,村里很多人家都當上了‘包租公’‘包租婆’?!比缃?,移民新村的常住人口已增長至約3000人,其中過半都是外來租客?!皬膭偘徇M來的一層到四層,正好是我們從政企幫扶移民脫貧,到自力更生奔小康的最好證明?!?/p>

聲明:轉載此文是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來源標注錯誤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權益,請在30日內與本網聯系,我們將第一時間更正、刪除,謝謝。
來源:南方電網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