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jhzpz"><video id="jhzpz"><thead id="jhzpz"></thead></video></var>
<var id="jhzpz"><strike id="jhzpz"><thead id="jhzpz"></thead></strike></var><cite id="jhzpz"><video id="jhzpz"></video></cite>
<menuitem id="jhzpz"><ruby id="jhzpz"><th id="jhzpz"></th></ruby></menuitem>
<cite id="jhzpz"><span id="jhzpz"><menuitem id="jhzpz"></menuitem></span></cite>
<var id="jhzpz"></var>
<cite id="jhzpz"><video id="jhzpz"><thead id="jhzpz"></thead></video></cite><var id="jhzpz"><video id="jhzpz"></video></var>
<cite id="jhzpz"></cite>
<cite id="jhzpz"></cite><cite id="jhzpz"><video id="jhzpz"></video></cite>
<var id="jhzpz"><strike id="jhzpz"><thead id="jhzpz"></thead></strike></var>
<var id="jhzpz"><video id="jhzpz"><listing id="jhzpz"></listing></video></var>

幣圈地震卻“無人傷亡”:炒幣者虧100萬也要繼續買

2021-05-27

近日,虛擬貨幣市場迎來了大震蕩。

5月19日晚7點,虛擬貨幣全線暴跌。Coindesk數據顯示,比特幣價格在16分鐘內從3.4萬美元跌至3.1萬美元,全天跌幅近30%;以太坊跌破2000美元,跌超40%;狗狗幣跌至0.3美元/枚,日內跌超40%。此次大跌被視為2017年9月4日七部委警示虛擬貨幣交易風險的歷史重演。

政策也在收緊對比特幣的監管。5月21日,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召開第五十一次會議,研究部署下一階段金融領域重點工作。會議明確指出,打擊比特幣挖礦和交易行為,并“堅決防范個體風險向社會領域傳遞?!边@是國務院首次對于比特幣挖礦與交易明確提出打擊要求。

消息傳出,比特幣瞬間跌破38000美元,24小時跌幅9.05%,市值排名前十的加密貨幣在24小時內都經歷了14%-21%不等的跌幅。

虛擬貨幣要崩盤了嗎?時代財經采訪虛擬貨幣投資者、“挖礦”者、大“礦主”等相關人員發現,相比市場表現出來的震動,身處其中的人反而非常淡定。

“大家已經習慣了這種變動。接下來我會長期定投虛擬貨幣,我相信只要有投機的人,虛擬貨幣就會一直存在?!遍L期投資加密貨幣的陳婷告訴時代財經。

5月25日上午,虛擬貨幣價格已經開始上漲,比特幣24小時回升了12.53%,排名前十的貨幣漲幅也大多在20%-40%不等。

炒幣者:幾天虧了100萬,“還會繼續買”

陳婷從2018年初便開始購買加密貨幣,BTC(比特幣)、FAL(方格幣)、ETH(以太坊)等多個幣種都有涉及。2020年11月全部拋售后,賺了一點錢,一個月后重新投資。前幾天,比特幣大崩盤,陳婷又趁機抄底,“總體來看,現在賺了8萬元左右,但賺的錢大部分都用來繼續投資了。在我看來,幣圈這種波動是正常的,再過一兩個月還會漲到新高度?!标愭谜f。

即便是在大崩盤前剛剛入場的人,也對市場保持著信心。一位5月初開始投資加密貨幣的投資者告訴時代財經,大崩盤過后,他投入的錢已經虧損了近一半,但還是有繼續投資的計劃,“最近手上沒有充足的資金,不然還是會拿出一部分錢買幣?!?

即便如此,陳婷等在幣圈已經屬于穩健型投資者,“動物園幣”和杠桿的存在使一些幣圈年輕人已經有了“賭徒”式的心態,這群人在市場震蕩的這些天虧損較大,但也在繼續加碼。

杠桿交易就是用少量的資金進行幾倍于原金額的投資,同時收益和虧損的波動也成倍增加。例如,1萬元本金通過100倍杠桿做多比特幣,那么比特幣的價格上漲1%,就可以實現資產翻倍,獲利1萬元。

資深虛擬幣玩家趙明對時代財經表示,前幾天他買的以太坊虧了1萬多元,昨天開了杠桿,以太坊價格上漲時一天便回本。

動物園幣特指狗狗幣火爆之后出現的相似幣種,包括柴犬幣、貓幣、豬幣等,這些幣時常出現暴漲暴跌的情況,柴犬幣曾一天暴漲236%,狗狗幣今年到月初已經漲了12000%。一位買動物園幣的投資者表示,此前幣漲價時他賺了不少錢,前幾天價格下跌虧了100萬元,利潤全部清空。但他表示未來還是會繼續買幣,因為此前賺得多,“這次還沒虧到本金”。

除直接交易比特幣外,還有不少人會自己買礦機“挖礦”,這群人俗稱“礦工”。礦工也是幣圈震動之下受影響較小的一群人。

“挖到了,這個幣就是你的,價格低不賣就行了,等價格漲上來再賣?!壁w明此前買了三臺礦機在家挖以太坊。他表示,加密貨幣短期的價格漲跌和礦工們沒有太大關系?,F在他仍然看好虛擬幣的前景,手里挖到的幣基本都用來再投資,沒有兌換成現金。

影響礦工收入的最大因素是硬件設備的價格。挖礦并非“空手套白狼”,前期購買設備投入的資金非常龐大。為挖礦,趙明前前后后已經投資了7萬元左右,目前挖幣的盈利還不能覆蓋成本,但他表示,如果把顯卡等硬件設備賣掉,還是可以掙錢。

由于投入較高,很多入門礦工遲遲無法回本。一位一個月前開始挖chia奇亞幣的礦工向時代財經展示了他的硬件購買清單:一片2T NVME固態硬盤、五片4T企業級機械硬盤、一個硬盤盒磁盤陣列、一個轉換卡,總共花費近1萬元。

他表示,自己的投入算是非常少,“只能說是小打小鬧”,但挖了一個月目前只有0.2個幣?!拔乙呀洸幌胫嶅X了,現在的目標就是回本,回本了就沒白玩?!睂τ诖舜翁摂M幣價格下降,他表示覺得無所謂,“沒多大關系”。

顯卡、硬盤依舊被壟斷,“炒顯卡的手上都囤幾千萬上億的貨”

在礦工們的影響下,硬盤、顯卡等挖礦用的設備水漲船高,不少人借此囤積居奇,哄抬物價。在幣圈震蕩過后,時代財經發現,由于挖礦的人并沒有減少,硬盤和顯卡的價格依然處在高位。

“顯卡是不可能降價的,一降價我們這群人肯定會買?!壁w明表示,有需求就有市場,只要礦工還需要顯卡,就一直有人囤顯卡。

“顯卡是上游,直接卡死,貨在少部分人手里。你是不知道炒顯卡的囤了多少,一個個手上都囤了幾千萬上億元的貨?!币粋€專門討論挖礦的微信群“硬盤采購渠道”中有人說道。隨即有人發了一張囤顯卡的圖片,偌大的貨倉里堆著一箱一箱的顯卡,“我老板顯卡的貨倉”。

硬盤的價格比剛開始囤貨時略有下降,但仍然處于高位。時代財經4月20號報道,當天大容量機械硬盤價格按小時漲價,企業級8T硬盤價格2900元,16T價格3200元。時代財經近日在硬盤買賣群再次詢價,企業級8T硬盤2350元,16T價格3200元,硬盤每天報價都不同,但上下浮動不大。

當時代財經向硬盤賣家詢問近期虛擬貨幣市場變動的影響時,多位賣家表示,政策每年都有,幣價短時間下跌也不影響賣硬盤?!白錾舛加酗L險,哪有光賺不虧的”,一位較早趁價格上漲錢建微信群賣硬盤的人告訴時代財經,由于太忙,現在已經不賣硬盤。對于硬盤價格,他表示,“硬盤跌還早呢,挖礦的又不虧?!?

甚至,在幣價下跌最嚴重時,有不少人試圖低價收購硬盤和顯卡。5月19日前后,大批賣家在群里發收盤文案,“礦難無情,人間有愛,你的不安,我來買單。大量收硬盤:18T 1800元,16T 1600元,12T 1200元,10T 1000元,10T以下80元1T。大量收顯卡:RTX3090 3090元,RTX3080 3080元?!?

但由于硬盤價格經歷了短暫下跌,高價接盤的買家虧了不少,“我有個朋友剛剛開場時入局,原價買盤,挖頭礦挖到幾十個XCH(chia項目代幣),然后把盤賣掉,小賺100萬元。頭礦賺完,當天就賣盤不干了。等我開始考慮入場的時候,高價接盤,結果算力根本追不上,虧很多?!币晃煌赾hia幣的人吐槽道。

礦主:政策還未波及自己,礦廠準備擴容

在幣圈,有很多規?;诘V的人會大批量進購比特幣礦機,在電價便宜的偏遠地區建造“礦廠”,并逐漸形成挖礦、交易、項目融資等產業鏈。

這種大規模挖礦行為會耗費相當多的電力。據劍橋大學比特幣電力消耗指數的最新計算表明,比特幣挖礦每年消耗約133.68太瓦時的用電量。與2020年全球各國消耗用電量相比,這一數值位于瑞典(131.8太瓦時)和馬來西亞(147.21太瓦時)之間。

也因此,這幾年挖礦一直處在國家政策的監管中。早在2019年4月,國家發改委發布《產業結構調整指導目錄(征求意見稿)》中,就將虛擬貨幣“挖礦”活動列入“淘汰類”,本次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更是直接指出,“打擊比特幣挖礦和交易行為”。

但時代財經發現,目前仍然有不少礦廠在運行中。

5月24日,時代財經以礦機托管為由咨詢了一家礦機銷售、托管一體化的公司,對方表示,他們的礦廠在新疆烏蘇,目前正常運營,且打算擴建?!拔覀冇玫氖切陆畤娋W的電,礦機托管一度電3毛6,包運維。機器都是二手機,但還是給您質保半年。我們的礦廠現在還在擴容,打算擴到60萬負荷?!睂Ψ椒Q,現在礦廠生意非?;鸨?,從元旦到現在賣的機器總量接近兩個億。位于新疆烏蘇的礦廠內部 礦廠內部 該公司供圖

當問及現在監管政策對他們的影響時,對方表示,他們和烏蘇供電局有協議,用電有正規手續,“最近也有客戶打電話問我,但我跟你說實話,哪怕政策真的不允許挖礦了,我們也是最后一批撤的?!?

他解釋道,礦廠電力來源包括國家電網和私自搭建的水電站,“很多人會私自建電站,用電沒有手續,不經過國家電網,直接供給挖礦,這種對河床、對環境影響比較大,容易受到限制。四川攀枝花、樂山、綿羊的私人水電站比較多。另外新疆煤炭資源豐富,燃煤發電也會被監管,石河子那邊很多這樣的礦場都停了?!?

隨后,對方向時代財經發來了公司營業執照和電費賬單。營業執照中稱,公司經營范圍包括互聯網信息服務、互聯網數據服務、信息處理和存儲支持服務、數據庫管理等等。

一位礦廠分布在四川海螺溝、石棉的礦主也表示礦廠目前正常運營,用正規國家電網,他表示這里的電費是2毛4,礦廠只接“大單子”,“都是3-5萬負荷的礦廠,托管礦機大算力50臺起,小算力200臺起?!?/p>

另外,有挖礦公司通過私人發電站維持日常運營。趙明告訴時代財經,他有一位朋友2017年便在湖北私自搭建了一個發電站,電直接供給礦廠,礦廠不做礦機托管和其他服務,只用來挖幣。由于入場早,對方當時只投資了20萬元左右,現在礦廠每天都能產生近1萬元的收益?!艾F在礦廠也正常開著,這種小礦廠根本不會有人管到?!壁w明說。

另有湖北襄陽礦廠的礦主表示,不挖比特幣就不會受波及,“現在不讓挖比特幣,我們這是存儲幣,雖然幣價跌了,但挖了不賣不就行了?!?

不過,近期監管層對挖礦行為的管控效果也逐步顯現。今年3月,內蒙古發改委發布《關于確保完成“十四五”能耗雙控目標任務若干保障措施(征求意見稿)》,擬在4月底前全面關停虛擬貨幣挖礦,5月18日又在發布公告,設立虛擬貨幣“挖礦”企業舉報平臺,全面受理關于虛擬貨幣“挖礦”企業問題信訪舉報。多位從業人士對時代財經表示,目前內蒙古的礦廠已經被清退了。

(責任編輯:關婧)

聲明:轉載此文是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來源標注錯誤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權益,請在30日內與本網聯系,我們將第一時間更正、刪除,謝謝。
來源:中國經濟網